<s id="881hb"><object id="881hb"></object></s>

  • <tbody id="881hb"><center id="881hb"><td id="881hb"></td></center></tbody><li id="881hb"></li>
    <th id="881hb"></th>

    1. 多舉措降低全社會物流成本,提升國民經濟整體運行效率

      時間:2024/2/29 10:05:32

      來源:原創

      點擊:

      近日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四次會議強調,降低全社會物流成本是提高經濟運行效率的重要舉措,要通過調結構、促改革,有效降低運輸成本、倉儲成本、管理成本。即優化運輸結構,強化“公轉鐵”“公轉水”,深化綜合交通運輸體系改革,形成統一高效、競爭有序的物流市場。

      生產、分配、流通、消費聯結著經濟循環的全過程,在構建國內大循環中,物流業一頭連著生產,一頭連著消費,是暢通國民經濟循環的重要一環。有效降低全社會物流成本,對于降低交易成本、暢通經濟循環、釋放內需潛力,最終提升國民經濟整體運行效率具有重要意義。

      由于我國電商和快遞業發達,公眾普遍認為中國物流效率已經很高,事實上,相對于線上消費領域的物流規模,生產領域的大宗商品物流是市場主體,在這方面我國物流效率與發達國家相比,仍有較大提升空間。造成我國社會物流成本較高的原因比較多,首先,我國第一、二產業占比和經濟外向度高,產業結構、工業結構和能源結構使得單位GDP產生的物流實物量規模大,物流成本占GDP的比重相對高。其次,我國區域產業、自然資源分布不均衡,地形又比較復雜,原材料、能源等從中、西部輸往東部,工業品又從東部運往中、西部,貨物大跨度、廣范圍、長距離轉運。此外,我國產業中仍有一部分是粗放式規?;a,有“大進大出”的特征,附加值較低,從而令部分產業的物流成本占GDP比重較高。

      除了這些客觀存在的問題外,我國物流成本較高、效率仍待提高的另一個原因是市場化程度較低,制度性成本較高。目前,我國物流市場七成多是由公路運輸完成,相比鐵路和水運,公路運輸是成本最高且污染最大的物流方式。但是,市場仍然傾向于選擇靈活性大、市場化程度高的公路運輸,盡管其燃油和高速路成本居高不下,幾無下降的空間。究其原因,主要是鐵路(占比10%左右)和水運(占17%左右)的效率較低以及制度成本較高。

      鐵路運輸是非競爭性的市場,鐵路運輸具有自然壟斷性質,企業對物流周轉效率有很高的要求,而鐵路并不能完全滿足這種效率需求,例如申請車皮具有不確定性,托盤標準不統一,物流操作需多次搬運,“最后一公里”運輸比較難等。而且,鐵路運輸中間環節收費較多,最終成本高過公路運輸。水運成本最低,但收費多,比如港口引航費、貨物港務費和貨車通行費等等。因此,推進“公轉鐵”“公轉水”實現結構性降成本,需要實施系統性改革。

      我國尚待進一步形成綜合交通運輸體系,主要是鐵路運輸與水運市場化程度仍待提高,公路運輸高度競爭,存在所有制區別,難以有效實現物流供應鏈上下游企業協同聯動發展,由于缺乏多式聯運制度規則和標準體系,企業之間也難以形成多式聯運,要建立“規?;?、集約化、高效率”的現代流通體系還需破除相應挑戰。隨著我國海外投資和貿易持續增長,我國亟須為企業出海建立國際物流服務網絡,提升物流企業全球服務能力,從而更好地推動國內國際雙循環。

      我們應該加快推進鐵路專用線進港區、連園區、接廠區,深化鐵路市場化改革,推動物流與產業鏈供應鏈一體化發展,建立統一的物流大市場規則,完善物流標準規范體系,破除多式聯運“中梗阻”,推動物流設施高效銜接,保障東部地區物流用地需求,促進多式聯運發展,為推進大宗貨物和中長途運輸“公轉鐵”“公轉水”提供體系性支撐,不斷優化運輸結構,降低各種運輸方式的物流稅費成本,挖潛物流降本空間,最終形成統一高效、競爭有序的物流市場。

      AVV片久久久久久久久网站大全,东京热二区中文字幕,在线一级无码导航